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繁峙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1-22 07:08:5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繁峙白癜风医院,右腿上的白点是白癜风,忻城白癜风医院,德州能否治愈白癜风,济南治疗白癜风的西医,可以治白癜风权威的设备,临沂能否治疗白癜风

  在外打工26年,北京市大兴区礼贤镇东黄垡村村民王广宪总说自己是农民工中的“老资格”。“当时家里要供孩子读书,还有两位老人要赡养,光靠种几亩地没有办法维持生计,只能外出打工挣钱。”

  王广宪在村里做过电工,熟悉电力维修。1991年9月,经熟人介绍,他到北京市博爱医院找到一份工作——在医院烧了5年锅炉。因为“干活细致”,1996年王广宪调职负责医院电力维修。他没想到,这一打工,原来28岁的小伙子转眼就变成了现在54岁“半大老头”。

  家里需要他照应,王广宪下班都要回村里。每天早晨五点半起床,坐公交车到区里,再转车到市里单位上班,整个路程得花费两个多小时。“坐地铁是方便,快些,只要1个小时左右,但是每天来回要多花8块钱,工资不多,能省就省点。”王广宪精打细算。

  刚到医院打工时,他的工资只有210块钱。王广宪是合同工,直到现在,他的工资平均每个月也只有3000块钱左右,和正式员工工资水平差距很大。“学历和其他限制让我这么多年也没转为正式员工,退休以后没有养老金,只有医院为我上的北京市社会养老保险。”

  王广宪家里有7亩地,出去务工后,地由他的妻子刘书苹耕种。2014年,他响应政府平原造林政策,把家里的土地全部流转了出去,每亩地一年有1500元的租金收入。“妻子也50多岁了,地也快种不动了,平时上班我也不放心她。”

  土地流转之后,刘书苹在村里开了个早餐铺,加上打工工资和土地租金收入,孩子在市里上班,每逢周末节假日也会常回来看望他们,日子过得还算舒心。“现在孩子们在市里工作,压力也大。我们指望着养老保险,将来老了不想给孩子增加负担。”

  王广宪说,其实退休之后,想要做到“自给自足”还有一定压力。妻子开早餐铺,每天都得早起,站立时间一长,腿脚就落下了毛病。2016年9月,他带着妻子到医院检查治疗,花费了3000多元。“看病得花大钱,对于我们来说,想要养老无忧并不是那么简单。”

  “现在工资虽然低,但是时间长了,我对医院都有了感情。我也不图涨多少工资,再有几年就退休了。多干几年,多缴几年养老保险,多领一些社会养老保险金也好。”王广宪动情地说。

  王广宪是我国最早的一代农民工的代表。眼下他们马上要面临养老问题。他们虽在城市里打拼了一辈子,但是和新生代农民工有很大不同。他们受教育程度低,自我权益保护意识弱,外出打工主要是想缓解家里负担,利益诉求比较简单。另外他们对农村有很深的感情,退休之后还是要回到农村生活。

  “村里有不少跟我一样的,退休了都是依靠养老保险金养老,我们交付养老保险都比较少,将来能领取到的养老保险金也是有限的。”作为第一代农民工,王广宪的愿望很朴实,希望自己退休回乡后,不给孩子添麻烦,领取一份能够维持生活的养老金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济南怎么治白癜风